参考消息网:破天荒头一回!中国数学课本进英国

716 視圖 国际 0

中国数学课对英国人会不会“太难”?

据《新民晚报》报道,3月中旬,2017年伦敦书展开展,哈珀·柯林斯出版集团与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签订协议,将翻译出版上海基础教育的数学教材——这套教材已在上海使用十多年,将被直译成英语,为英国学校提供一套完整的基础数学课程。英国部分小学将从今年秋天开始陆续使用上海一至六年级数学课本、课本练习部分和教师用书,共计36个品种。

作为出版教育类和资讯类书籍近200年的出版商,柯林斯计划今年9月出版上海数学教材,并推广“上海掌握教学模式”(Teaching for Mastery Programme)。这项为期4年的计划,由英国教育部于2016年7月斥资4100万英镑支持,让8000所中小学参与学习上海数学教育经验。

消息在网络上升温后,令国内不少网友感到骄傲,很多网友认为这也属于一种文化输出。有网友欣喜地表示:“中国由引进教材,发展到输出教材,可喜可贺。”还有网友“脑洞”大开:“以后出国中介的宣传语就是:‘在英国,感受纯正的中式教育。’”

不过,也有网友表示惊讶:天呢,中国的数学课本对外国小朋友来说会不会难了点?有网友还打趣说:“颤抖吧!英国小学生。”“用了中国课本,英国小朋友从此以后数学再也没及格过了。”

事实上,多年来,在国内外的各类网友评论、媒体采访报道中,都对“中国的中小学数学比欧美国家的难”有所反映。

《羊城晚报》就曾报道过,一个在广东上中学的德国交换生认为中国的数学课“太难”。来自德国的亚历山大对各种考试都深感“压力山大”,他还直率地在数学试卷上写下:“我都不会!对不起,中国数学太难!”

而英国人的数学能力,更是常常被吐槽的“槽点”。其中最著名的,莫过于2015年,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在一次采访中,被记者问到8x9=?,他没能答出来。

相对的,中国孩子数学学得好、中国的数学教育水平高也早已为人称道。有媒体报道,英国对中国教育的兴趣,源于上海在PISA(国际学生评估项目)、TALIS(教师教学国际调查)等测试中的抢眼表现。2009年和2012年,上海学生两次参加PISA测试,在阅读、数学和科学领域均创佳绩,数学成绩和相关金融素养,尤其令人瞩目。而初中教师在TALIS多个维度也处于全球领先。

其实,英国向中国的数学教育“取经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2014年,英国教育部门从中国上海请了60名数学老师,给英国的学校分享“如何教数学”;2015年,还专门邀请中国数学老师,教英国学生“九九乘法表”。同年,上海知名教辅图书《一课一练》数学分册也被“进口”到了英国。

“中国课本为英国所用是‘历史性’的”

这一消息同样震撼了外媒。

中国的数学课本、教学模式被英国引进,这在英国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不少英媒和英国网友,都对此表现出充分的关注。

“在签署一份‘历史性’的协议后,英国小学生或将很快使用中国教材来学习数学。”英国《卫报》3月20日刊发文章称,中国数学教材将被翻译成英语供英国学校使用。

《卫报》援引柯林斯学习出版社的总经理科林·休斯的话称,该协议是“历史性”的。休斯说:“据我所知,这是以往历史上没有发生过的事情——为中国学生编写的教科书将被一字一句翻译出来,销售给英国学校使用。”

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最近的一项全球性调查,由京沪穗和江苏省代表的中国学校在数学得分排行榜上名列第五,英国仅排27位,远落后于亚洲同龄人。而四分之一中国学生的数学成绩获得了最高分,这一比例高于其他任何地方。

不过也有专家担心,单靠教科书无法解决英国的数学问题,称教育制度的基本状况存在太大的差别。上海交通大学教育专家、21世纪教授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《卫报》表示:“英国和中国的教育评价体系是完全不同的。在必修课方面,中国学校采取高标准的统一要求,这是因为大多数中国学生需要参加大学入学考试,因此数学(对于英国学生)会太难。”

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报道说:事实上,英国教育部下属的国家数学教学卓越中心(NCETM)早就已经用中国的“高质量”数学课本来培训英国教师,此次则决定也让英国学生使用。

英国教育部称,新教学计划将着重让“孩子们以班级为整体教学,深度理解数学结构”,一节课关注一个数学概念,直到学生牢固掌握知识点。

英国引进中国教材的这条新闻,也引起了英国网友们的热议,并不意外的是,仍有人对中国教育存在刻板印象:“中国的教育只会生产机器人,聪明的机器人,但还是机器人。”(图)

不过也有不少英国网友认为,中国的教育对于西方确有可取之处。“英国的教育系统过于重视个人。如果每个人只关注自己,社会就会分崩离析。”有网友写道。

还有网友指出,两者取其中是最好的。“答案总是在中间。美国或盎格鲁撒克逊体系中,会让家长认为自己的孩子都是特殊的,让我们帮助他们树立信心。而在另一边(中国)的教育体系则会让孩子们去达到目标。我认为答案在于两者的折中。”

“最好的教育”,在我们的探索变革路上

好的教育,不一定“生活在别处”。

英国引进中国课本一事,同样让不少国人感叹“外国的月亮不一定圆”。

有媒体评论认为,对中国教育,眼下抱怨和焦虑集中。来自域外的认可,或让我们不再一味相信“外国的月亮比较圆”,而会更客观地面对中国式教育得与失——教育改革,不应把孩子和脏水一起倒掉。

光明网则评论认为,对于中国基础教育的优劣,中国社会应该有理性的认识,不能因国外的“肯定”或者“否定”而迷失,不能因英国引进数学教材,就认为中国小学数学教学没有问题,从而不进行改革。

分析说,英国的教材和中国的教材,是不一样的概念。在中国,一地的教材基本上是统一编写、教育部门统一决定使用,所有学校用一样的统编教材,因此,教材的“地位”颇高。而在英国等发达国家,不存在统编教材、统一使用的说法,教材是由多家出版社出版,由学校教师、家长自主选择是否使用,因此,一本教材的覆盖面并不广,有的教材可能只有1%的学校选择使用。

所以,英国的数学教学问题,和中国的数学教学问题,在一定程度上来讲,是完全不同的问题。英国是希望在目前的基础上,提高对学生的共性要求,在尊重学校自主权基础上,适当改变教学方式,但要让他们借鉴中国的评价方式,让所有学生都学一样难度的数学,把数学纳入升学统一要求则是基本不可能的——英国大学实行申请入学制度,每所大学(不同专业)会对申请者提出不同的基础教育课程学习要求,有很多专业根本不需要提供数学成绩。

因此,英国引进教材、引进中国教学模式,和国人普遍所认为的“全面引进”,是两回事。分析国外教育,必须结合其整体教育环境,脱离教育环境,来评价某一教学行为,会得到大相径庭的结果。

不过整体来看,舆论仍然对中国数学学科的“走出去”,给予了积极、肯定的评价。

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张民选介绍说,中英交流已经引起全球广泛关注。美国、芬兰、南非、马来西亚、哥伦比亚等国的教育部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银行均到上海“探秘”,邀请进行类似的教学交流活动。阿联酋、马来西亚、肯尼亚等国纷纷希望“进口”上海教师代表团。

“中国基础教育有很多好经验,通过别人的眼睛发现,才引起我们重视。”张民选举例说,英国老师总结出上海数学教学具有对学生的高期待、小步走、分层递进、变式教学等优点,最近还发现了“记忆与理解巧妙平衡”的优势。教师教研制度、推动教育均衡化的制度优势也颇受老外重视。“通过交流,我们也增强了中国教育文化的自信。”

《中国青年报》评论认为,一个创造了经济奇迹的国家,在教育上不可能一无是处。“中国教育”在异域落地,是件值得欣喜的大事件。能为另一文化背景成长的孩子带来美好未来,为人类教育进步提供更多路径,是让世界了解中国,听懂中国、理解中国的好契机

註釋

發表評論